加入收藏
专访许渊冲教授:初来江油 为笔下的《静夜思》 为心头的如水月光 - 社会 - 江油网络电视台 江油传媒网
首页 -> 新闻中心 -> 社会

专访许渊冲教授:初来江油 为笔下的《静夜思》 为心头的如水月光

作者:巩竺澧   来源:江油传媒网  时间:2019-09-08 23:24:06

第三届成都国际诗歌周正在成都火热举行,受邀而来的北大教授、翻译家许渊冲先生因为心中对李白的执念,在百忙之中来到我市,只为感受李白故里的底蕴。

许渊冲,1921年4月18日生于江西南昌。从事文学翻译长达六十余年,译作涵盖中、英、法等语种,翻译集中在中国古诗英译,形成韵体译诗的方法与理论,被誉为“诗译英法唯一人”,北京大学教授,翻译家。在国内外出版中、英、法文著译六十本,包括《诗经》、《楚辞》、《李白诗选》、《西厢记》、《红与黑》、《包法利夫人》、《追忆似水年华》等中外名著。2014年8月2日许渊冲荣获国际翻译界最高奖项之一的“北极光”杰出文学翻译奖 ,系首位获此殊荣亚洲翻译家。

这是许老第一次来江油,今年99岁的许老曾经翻译过《李白诗选》,在汉语、英语、法语之间灵活游走的翻译家,许老是当之无愧的第一人。

许渊冲教授:“曾经经过,到成都,江油经过,但是没有下车。成都是第二次,江油是第一次,”

主持人张雅琦:“您这次为什么一定要到江油来?”

许渊冲教授:“这次是成都世界诗歌学会(成都国际诗歌周)邀请我来,因为我是中国,把李白、杜甫、苏东坡翻译到全世界的,所以邀请我来参加,因为我是世界上第一个,并且目前还没有第二个,就是把李白、杜甫、苏东坡翻译成英文、法文,在世界各国出版,并得到国际大奖的。”

主持人张雅琦:“您是第一人。”

许渊冲教授:“我不但是,还是唯一,我知道你是原来研究过我诗的,我非常高兴的,这也是个例子,说明我们中国诗词宣扬之广,到你们这代,一代一代,越来越多。”

说起对李白文化的理解,许老直言李白是中国第一诗人,但李白文化对外宣传十分不易,因为文化差异,翻译工作十分重要。

许渊冲教授:“李白是中国第一诗人,但是对外宣传不容易,为什么,毛稹(音译)知道,他是中国文学会会长,现在去世了,50年代,那个时候中国和苏联要好,毛稹(音译)就说中国诗怎么好,就说李白,就念李白,第一首诗就是窗前明月光,疑是地上霜,举头望明月,低头思故乡,念给苏联专家听,苏联专家翻译成俄文,不懂好在什么地方,什么原因呢,因为窗前明月光,疑是地上霜,举头望明月,低头思故乡,中国人,因为月亮是圆的,8月15团圆节,月亮也是圆的,所以举头望明月,望到8月15的月亮,低头思故乡,中国人很自然,外国人不懂,望着月亮为什么思故乡呢,所以这说明翻译非常重要,宣扬中国文化非常重要。”

许老认为,在翻译时遇到文化差异,首先要往深处想,往中国文化的内涵和优势上想,许老翻译的《静夜思》就是很好的例子。也正是因为许老,我们遇见了包法利夫人、李尔王;也因为他,西方世界遇见了李白、杜甫。

许渊冲教授:“因为我是把李白的诗翻译成英文,我翻译别人懂了,怎么懂的,窗前明月光,我翻译成 poor of light月光如水,明月好像水一样,外国人懂了,既然是如水,为什么,举头望明月,低头思故乡,又不懂了,我就用团圆,看到月亮圆,想到了团圆,所以,这四句诗在中国传播最广是吧,中国人很懂,外国人没有团圆的观念,不懂,我翻译月光如水,思念如水,in homesickness I’m drowned我沉浸在乡愁中,drowned 那个是ground外国人懂了,中国文化宣扬在世界上很不容易的,我现在就举个例子,李白就因为我,为世界熟知,所以我这次到绵阳来。 ”

李白因为许老的翻译为世界熟知,据了解,钱钟书先生在看到许渊冲的《李白诗选》(1987)的英译本后曾说:“太白能通夷语……惜其尚未及解红毛鬼子语文,不然,与君苟并世,必莫逆于心耳。”意思就是,要是李白活到当世,也懂英文,必和许渊冲是知己。因此,为了笔下的李白诗歌,为了心头的如水月光,许老执意要来李白故里。

许渊冲教授:“我已经去了苏东坡、杜甫,今天来李白这,这三部书都是我翻译的,现在世界各国都是我(翻译的)得了国际大奖,这国际大奖是亚洲第一人,日本也没有,印度也没有,中国是第一个,亚洲也是第一个,所以这次成都开这个会议,邀请我来,就是把李白诗变成外国诗,李白诗选,我翻译的,这次到绵阳来,主要就是李白。 ”

许老说,发扬李白文化的路还很长,作为李白故里,这条路一定要坚定不移地走下去。

许渊冲教授:“你们是李白故居,是发扬李白最好的,第一个地方,现在绵阳不得了了,这就是绵阳之光,我来这,也是歌颂绵阳的,歌颂李白,我没有来过,所以这次我应该到绵阳来,谢谢绵阳”

最后,让我们一起来欣赏许渊冲老先生英译的《静夜思》。


《静夜思》

李白

床前明月光,疑是地上霜。

举头望明月,低头思故乡。

Before my bed a pool of light,

Can it be hoar-frost on the ground?

Looking up, I find the moon bright;

Bowing,in homesickness I’m drowned.


源:江油传媒网 

市融媒体中心:巩竺澧

责任编辑:石芸

  友好提示:本文为江油市融媒体中心全媒体平台“江油传媒网”、APP“ i江油 ”出品,欢迎转载,请注明来源,谢谢合作!


网友评论     文明上网 理性发言0条评论
帐  号: 密码: (新用户注册)
验 证 码:
登录 注册
推荐信息

热门信息